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们的电影时代 > 第413章 风格的味道
    《亡命西荒》是个大剧组,导演是名导,主演是影帝,资方是数家大公司,甚至连人也是甘敬这两年碰见最多的。

    甘敬匆匆和两位副导、三位制片、两位执行导演、五位摄影师以及若干艺术、武术指导见了面,连名字和脸都没太记清楚就在第二天又带着经纪人和司机在周围景色里瞎逛。

    如此作派放在剧组不同人眼中是不同的感觉,高冷、傲气、生硬、有丶酷等等。

    “老板,陈制片和我留了电话,他想给你整个接风宴呢!

    “西金影视的副导想约你喝酒!

    “刘编剧也想和你聊聊剧本!

    仍旧是原本的吉普车,仍旧是原本的路线,经纪人贺月仍旧有原本的担心,不过在剧组刷了一遍脸她是多了不少正事,正好能在车里这种密闭的空间里聊聊。

    甘敬很诧异:“你这业务这么繁忙?”

    “还不是因为我老板有牌面!焙卦潞芮逍训乃档。

    “诶!备示锤锌艘簧,“这又是制片又是副导又是编剧的,老谢也不容易啊,我和他说咱们蓝光公司可以投,他非不愿意,何苦呢?”

    贺月指出存在的一点问题:“对谢导来说,姓陈也好,姓刘也罢,或者,姓甘,都是掣肘,没什么两样,说不定原本他已经能搞定,何苦再多一家呢?”

    甘敬愣住,片刻后夸赞道:“贺月,你发现了我的思维盲点。对啊,我特么也是戏霸!”

    这种恶狠狠偏偏又有种旁观者口吻的语气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你是今天才知道的吗?

    你自己出演的电影就想投资占住话语权又不是第一次了。

    贺月抿嘴,开窗,喝风,关窗,吐沙。

    “其实吧,我是好心好意,投投资、降降片酬,还承担一部分风险,不领情就算了!备示窗咽稚斓匠荡巴庾シ,“我也不是那种强迫别人的人!

    “嗯,这个《亡命西荒》就昨天的情况来看,剧组还挺复杂的,老板你多多注意!焙卦绿嵝蚜艘簧,“我觉得还是应该带两个助理,行事方便点!

    “我这是闭关两个月,助理不助理的没什么必要!备示词疽馑净3,打算在戈壁上留影。

    “我认为有必要!焙卦掠眉岫ǖ挠锲嫠呃习遄约旱奶。

    “行吧,你和公司说一下也行!备示丛谡庵质律喜皇翘岢。

    贺月冷静的说道:“我昨天晚上已经说了,一男一女两个助理明天到!

    甘敬看了一眼先斩后奏的经纪人,推开车门道:“你越来越像一个优秀的经纪人了!

    “谢谢老板夸奖,能涨工资那就更好了!

    吉普车停在戈壁滩上,暗黄色的粗砂和砾石组成这片地域的绝大部分色彩。

    这种地方是禁不住眺望的,但凡一眺望就有种渺小个体突兀闯进亘古时代的荒谬感,天蓝且高,地黄且远,风劲且冽,大自然的原始仿佛从来没因人的存在而改变过。

    “老板,有鹰嘞!

    一路上没怎么说话的司机忽然指了指天上飞过的黑影。

    甘敬抬头,遥望飞鹰。

    空中划过一道黑影,由远及近变成鹰,从近变远又成了影,仿佛和人有过交互,然而终究远去,不留痕迹。

    “太美了!币宦飞献聊ジ髦质虑榈暮卦乱卜畔滦男,忍不住发出由衷的感叹。

    “这里还不算深入,再往西往北,那里更原始!备示赐溲衿鸺噶I笆缓笠涣A5耐洞θ,看它们溅起的灰尘很快被西风吹散,“这边人类的足;故呛芏嗟,毕竟也没离县城太远,又有个影视城,但也很漂亮了!

    贺月学着老板的样子捡起砂石,想着带回去留个纪念,问道:“甘哥,你以前来过这?”

    “这叫梦回戈壁滩!备示创笮卮,声音在风中飞了很远。

    贺月席地而坐,凝视前方由黄和蓝两种主色调构成仿佛一副浓郁画幅的风景,忽然有点理解昨天老板和导演谢江见面后聊到的话,这片土地的风格,粗犷,原始。

    “甘哥,你说这片土地上要拍出什么样风格的电影呢?”贺月问道。

    “不清楚,要看老谢的功力了,嘴一张加个‘西部片’的名头是很容易的,可风格掌控不好就容易不伦不类!备示创雍蟊赶淅锬贸鋈靠笕鹊莞净蟮莞卦,最后坐在她身边惊起一片灰尘,闲聊道,“电影和音乐经常不分家,这风格用音乐来类比最容易理解了!

    甘敬等灰尘散了才拧开瓶盖喝口水,笑道:“现在我们坐在戈壁滩上,看着这种风景,你觉得我唱这首歌怎么样?”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贺月摇头,歌当然是好歌,但在这里听着有点不对味。

    甘敬又捡起一粒砂石在手里摩挲:“你觉得应该唱什么歌?”

    贺月想了想,说道:“《春天里》怎么样?”

    甘敬闲聊式的说道:“又不是声音高就和这里符合,《春天里》也不适合!

    他伸出一根手指,找了找调,扯着嗓子似喊非喊,似唱非唱:

    “小了妹妹年轻,脾气有些赖呀嗨!

    “哎啦哥哥不大,但谁家大哎呔呀哎!

    歌词没太懂,声音有些嘶哑,可贺月听起来就觉得莫名契合此时此地此情此景,这是方言民歌啊。

    “好听吗?”甘敬停下问道。

    “好听,呃,不是通俗意义上的好听,是那种原汁原味的……”贺月有点描述不好,“我要是闭上眼听就好像唱歌的人是一个脸上满是皱纹,手上抽着旱烟,嘬一口之后唱两句的本地人!

    甘敬大笑道:“也不算太本地,这是陕北那边的民歌,《山曲》,就得在这种风裹着沙子往脸上刮的地界唱起来才够味!

    “明白了,我突然有点期待看到电影拍出来是什么样!焙卦绿玖艘豢谄。

    甘敬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冲着戈壁滩喊道:“所以,我对老谢只有一个要求,拍起来要够味,够味,够味!

    “走,再往前走,好好看看这片天,这片地!

    三人上车,车轮卷席着砂砾荡起风沙,歌声飘散,一路向北。

    “小了妹妹年轻,脾气有些赖呀嗨!

    “哎啦哥哥不大,但谁家大哎呔呀哎!
真人斗地主 82| 132| 306| 926| 918| 178| 131| 460| 592| 415| 863| 463| 130| 142| 315| 91| 396| 813| 93| 245| 659| 222| 548| 417| 875| 199| 434| 692| 872| 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