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第一讼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危在旦夕
    第二百四十一章危在旦夕

    “姑娘可别这么说,奴婢知道姑娘是做大事的,哪像奴婢,除了服侍姑娘,什么都不会……不过姑娘这么早回来没事吗?奴婢刚才看到府医急匆匆的去公子院里了!

    萧樱倒水的动作一顿。

    她眨了眨眼睛,似乎不知道怎么发问。

    丁香也愣住了。主仆两上对视一眼,萧樱极力稳住心神问道!澳闶裁词焙蚩吹礁搅?”

    “大概半个时辰前吧。奴婢去外院找管事的要些驱蚊的药草,正好看到府医急匆匆进了公子的院子。奴婢还看到风大护卫……他似乎也急的很,奴婢本想和他打招呼,可他似乎有要紧事,火急火燎的便走了!

    半个时辰前。

    大概是风一带她去见秦诗前。

    可那时候风一怎么说的。

    他说今天殷九明好些了。已经能起身了。

    如果能起身了?府医又为何急匆匆前往。

    萧樱心头一沉。招呼丁香替她披上外裳,然后不管不顾的转身向外跑去。

    殷九明的小院。

    驿站这几天已经收拾妥当了。小院虽小,可显得十分齐整。

    门外和廊下都有护卫。

    对于萧樱,这些护卫向来是不会阻拦的,因为殷九明先前有话,不见任何人,除了萧樱。

    可是今天……

    “姑娘请留步!被の烙行┪训睦瓜铝讼粲。

    “让开!薄肮媚锉鹞咽粝铝,上面有命,公子今天谁也不见!

    “谁传的命令,风一吗?”护卫点头。

    萧樱轻哼!胺绱蠡の赖牡ㄗ诱媸窃嚼丛酱罅,如今连假传王爷口喻这种事也能做的出了……萧樱真心佩服!

    拦路的护卫面色微变,可王府护卫向来令行禁止,依旧没有让开。

    萧樱这话也不是说给他们听的,果然,萧;耙袈湎,风一苦笑着迎上前来!肮媚锲饺兆钍俏潞,不想生起气来竟然也这般严厉!逼饺辗缫缓拖粲K祷昂苁撬嬉,这和与自家主子相处的感觉十分不同。

    便是明知自家主子心情不错,风一也不敢造次。

    可是萧樱不同。在她面前说什么,从不需要过多考虑,她也从不生气。这也是风一喜欢和萧樱打交道的原因之一。

    萧樱是个性子顶顶温和的姑娘。

    风一从未听萧樱说过这般刻薄的话,所以萧樱只用一句话,便激出了风一这个将。

    明知道她故意为之,他却只能入套。风一想,这或许便是说子说过的阳谋吧!拔易匀皇俏潞偷,你若不是千方百计意图蒙蔽我,我会一直很温和的!

    风一只能苦笑了。

    并非他有意欺瞒,而是主子授意。

    可此时风一也辩不出,主子是真的不愿萧姑娘守在一旁?还是只是本能的觉得虚弱的模样不该为旁人看到。

    风一更倾向于,主子即不想让旁人看到他如今的模样,也希望萧樱守在一旁,得出这么个十分矛盾的结论,风一也很是头疼。

    如今萧樱自己看破,风一安慰自己,他也不算是违背主子之命。其实风一压根也没觉得能瞒过萧樱,这是何等精明的一个小姑娘啊。

    平日的温和,只是因为她不屑与人计较。

    若真的计较起来,平常人可是承受不住的,还是让自家主子爷去操心吧。

    “姑娘,请!狈缫蛔钪杖每硇,示意萧樱进门。

    萧樱也不会真的和风一生气。风一什么性子她是清楚的,想必殷九明先前一定有命,让诸事避着她。

    殷九明,风戈,五殿下……如果不是他病重缠身,萧樱真的要不管不顾冲上前去和他大打一架。输赢不重要,解决手痒比较紧要。

    “情况如何?”

    “昨夜开始,公子便昏迷了。府医在左右照顾着……”

    “还有呢?”如果只是昏睡不醒,也不算什么稀罕哪,这阵子殷九明大多时候都是昏睡不醒的。

    “……吐血!

    萧樱步子一顿,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那两个字一起抖了抖,她定了定神,继续迈步。此时她不能被任何事打败,任何事。

    “情况糟糕到什么程度?”

    “府医说……说,公子若是熬不过今天,恐怕,恐怕……回天乏术!

    回天乏术。竟然已经到这样的程序了。

    萧樱想起这几天,她每天都会去看殷九明,每次,他虽一脸病容,可对她都是笑意盈盈的。让她潜意识里觉得他的病有所好转。

    原来,都是强撑出来骗她的吗?

    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急转直下,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了吗?怎么会……

    萧樱一直假装镇定,是因为心里笃定,如果真是慧妃下毒,她总不会要自己儿子的性命。

    挟制也好,制约也罢,总要有个度。

    她绝对不会真的伤到殷九明。

    可此时萧樱犹豫了,也许,她想错了。这世上,便真的有人对自己的儿子下毒手;⒍旧星也皇匙,也许,真的有母亲比老虎还要毒!翱苫褂惺裁捶ㄗ?”

    风一摇摇头,这阵子都是靠主子自己强撑着的。

    药虽然吃了,似乎也有些效果。

    可是凡事都是两面的,有些效果的同时,似乎也牵动了毒药本身。

    以至毒发作的更猛。吃过药的那天夜里,便开始吐血。最初只是少量,可是昨夜开始。想起那衣襟前大片的血渍……风一的心也跟着颤了颤。

    药是萧樱想尽办法,让风二风三从殷家老太爷手中拿到的。

    府医验过,确是真的无疑。主子每年都要服用,都需府医经手。药是真的,只是剂量不足。

    不想到却引起这样的反噬。

    要说对错?萧樱是没错的,她绞尽脑汁替主子拿到了药,只能怪对方狡诈。

    许是早已料到他们会从殷家那边想法子,所以少给了一粒药,最终弄成如今这般局面!懊挥,只能靠公子自己!备揭彩前苤,如今这局面,只能靠主子自己强撑。

    撑过去,也许此毒便解了。

    撑不过去……

    风一其实不太敢想。这一在他把自己忙成了陀螺,就是怕空下来会胡思乱想。

    “药没错,只是剂量不足。如果没有那两粒药,九明或许早己……风一,我们没做错。接下来,便是他自己的战争了!
真人斗地主 631| 925| 671| 663| 572| 712| 42| 410| 700| 562| 878| 91| 931| 502| 421| 166| 697| 670| 246| 131| 732| 95| 644| 461| 146| 176| 408| 243| 156| 326|